【新观察】没有豪车都不好意思爱国了

2019-08-18-18

2019-08-18-9e6b2a1e69c89e8b1aae8bda6e983bde4b88de5a5bde6848fe6809de788b1e59bbde4ba86

2019-08-18-11e59b9ee5a48d

2019-08-18-13e59b9ee5a48d

2019-08-18-12e59b9ee5a48d

【补充】

e59ca8e6beb3e5a4a7e588a9e4ba9ae5bc80e6b395e68b89e588a9e79a84e4b8ade59bbde79599e5ada6e7949f20190818

太極黑白 @b3dbfa626c8d45b · 2小时2小时前
回复 @LifetimeUSCN @lss007
人手法拉利,愛國夠霸氣!

風五 @FXHunterX · 2小时2小时前
回复 @LifetimeUSCN
这是温哥华的

LIFETIME 視界 @LifetimeUSCN
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官二代、富二代们响应中共号召,昨天他们开展法拉利跑车,呼喊着“穷逼,留岛不留人”,向香港留学生示威。这些就是中共的“接班人”。
下午8:03 – 2019年8月17日

大护法 @godxuux2009 · 2小时2小时前
回复 @LifetimeUSCN
这帮人嚷嚷都能理解,毕竟是体制内受益人。那些真穷逼嚷嚷我就不理解了

2019-08-18-7e4bb96e4bbace79c9fe79a84e788b1e59bbd

【阿Q日记】
今天坐了半天地铁赶到了多伦多,与很多同学一起参加了对乡岗留学生的街头辱骂,那些同学很多都开着最新款的豪华跑车!那一刻感觉自己终于和他们一样的牛逼了。虽然我和他们家世不同但是在爱国这一点上我们还是一致的。

 

【推特采风】大陆留学生在澳大利亚集体骂街 失道寡助

方舟子认证账号 @fangshimin
这些在澳大利亚留学不忘爱国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冲着香港留学生集体骂街,真给中国人长脸。最近这段时间澳大利亚媒体正在大谈中国势力的渗透,集体骂街会不会也被算进去?

下午11:33 – 2019年8月16日

2019-08-17-12e696b9e8889fe5ad90e8af84e5a4a7e99986e79599e5ada6e7949fe99b86e4bd93e9aa82e8a197

阮杰@ruanjie1 · 12小时12小时前
今晚8月16日墨尔本香港留学生协会组织“反送中谴黑警”集会,支持香港人数超2000人。中途约500中国大陆留学生闯入登场,挥舞五星血旗,极其粗鲁和下流。港生及支持香港人士显得文明克制。这是集会现场。现场及路过的所有非华裔人士均表示支持香港。几乎无一人支持中国大陆留学生。

2019-08-17-5e5a2a8e5b094e69cace6b8afe7949fe99b86e4bc9ae694afe68c81e58f8de98081e4b8ad

射天狼 @RichardHw681616
澳洲阿德莱德、墨尔本、悉尼今晚相继爆发支持反送中集会,中共组织的亲共留学生群体也在现场针锋相对。支持香港的集会人士高呼:Freedom Hong Kong!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挥舞五星红旗的爱国留学生们集体高喊的口号竟然是“CNMB”(操你妈逼)!大陆留学生素质低到如此程度令人痛心.
上午4:05 – 2019年8月16日

Chul Soon Kwok@chulsoonkwok · 31分钟31分钟前 回复 @fangshimin
最近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理在外不受墙的限制。可以了解全面的信息,乐观看待问题。为什么这些留学生还是一边倒?大致结论有三:1,从小国内教育问题,导致到现在都不能区分国家和政府执政党的区别。 2,心知肚明,既得利益集团成员子女。 3,外派的间谍

@AntiCCPAction · 6小时6小时前 回复 @chenweijian2011
换个角度,有时也要这些人在别人的土地上出”中”相,不然西方人无法真切体会,什么是专制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危害

JIANG @smdsj_ · 5小时5小时前 回复 @chenweijian2011
这些人要么被胁迫,要么根本就没有自我。
午4:57 – 2019年8月15日

CGS Advisor老马哥 @AdvisorWh · 55分55分钟前
一百多澳洲小留在公共场所集会齐声对香港学生使用侮辱性语言CNMB,这事其实非常好解决。
根据澳洲法律section 17 of the Summary Offences Act 1966,对他人使用侮辱性语言初犯者就可以处以1600澳元或2个月监禁的处罚,最高可蹲半年。强烈建议香港学生或者其他起诉这帮小留。

Inty @IntyPython · 9小时9小时前 Inty 转推了 Maree Ma
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 小粉红们,殴打澳大利亚记者,殴打香港学生。被警察拷走了! 开除学籍,驱逐出境的程序应该已经开始了。回到共产党的怀抱,好好哭吧。。。

David Ng @AndrewC86186 · 11小时11小时前
現在大陸的中文,是一種極端墮落下流的語言,充滿著辱罵和暴力,似乎見人就要罵,充滿戾氣!諸如「放屁」,「媽逼」,「他媽的」,「操你媽」,「屌絲」,「綠茶婊」,永遠脫離不了性交和生殖器,屎尿屁!寫的公文永遠看不懂,邏輯混亂!中文本身具有美感,被中共破壞殆盡,恢復需要上百年!


相关参考 感动!人民日*为墨尔本中国留学生点赞:这才是中国青年的样子!  (东方都市报 2019-08-17)*此处似漏一“报”字

法广 | 澳洲中国留学生“脱裤子”爱国 舆论不齿

【原标题】澳洲中国留学生“脱裤子”爱国 舆论不齿 微博开放点赞

作者 安德烈 发表时间 17-08-2019 更改时间 18-08-2019 发表时间 01:09

e6beb3e6b4b2e4b8ade59bbde79599e5ada6e7949fe2809ce884b1e8a3a4e5ad90e2809de788b1e59bbd

南澳大学香港学生游行示威支持反送中,中国大陆留学生辱骂。
视频截图取自推特

澳大利亚南澳大学香港学生发起支持香港示威者行动,期间发生了中国留学生闯入示威者人群,用流氓语言集体辱骂港生,令世人惊诧。有网民愤怒地说: “这些粪坑里爬出的蛆,应该让他们回到粪坑里去。”

周五起在社交网络广泛传播的一个视频是:一位香港女孩高喊: Hong Kong stay strong ! (香港保持强大) ,随着她文弱的喊声落下,一群中国大陆留学生以流氓腔集体回应:CNMB! (这句话太脏了,只好用四个字母代替)。

一位观察人士称,在全世界所有的示威游行活动中,很少听到有过这样集体性的公然侮辱女性的声音,而这个集体的声音,来自澳洲的中国留学生,野蛮、无耻、下作。有人可怜这帮人:“因为不知道怎么辩驳,便有了脏话”,“胡锡进说,祖国是香港的亲妈,留学生居然想强奸这个亲妈。”音乐家黄勃:“说实话大陆学生怎么能骂香港学生‘CNMB’祖国是香港人民的母亲啊”

Michael Anti:这些集体用生殖器语言骂人的小粉红们是煽动所在国排华的急先锋啊。父母的钱都被这些人花在毁坏中国人形象上去了。你民族主义能否民族主义有点教养呢,别给中国丢脸呢?

微信圈流传甚广的一篇署名辛不苦题为“流氓可以爱国,但爱国不能耍流氓”的文章写到:“在胡总编的微博上,看到了一群澳大利亚留学生在国外‘爱国’行动的视频,简直令人心潮之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文章说,“对面的青年高喊着HK stay strong的英文口号,显得声音柔弱,绵软无力,杂乱无章。而我们这边的留学生斗志昂扬,声音嘹亮,齐声高喊CNMB四字革命口号……”作者认为,部分留学生并不是民间传言已久的花钱去国外买文凭或者根本在国内考不上大学的留学垃圾,而是留学流氓。“

作者说:“当你们高喊CNMB的时候,你们侮辱了对手,侮辱了对手的母亲,也侮辱了你们自己,侮辱了你们自己的母亲,侮辱了你们队伍中的女同学,侮辱了绝大多数理性文明的中国爱国者”。

张三丰在“CNMB与现代性失语”一文中说,“在现代社会,学会表达政治观点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很可惜,大陆的教育虽然一直在灌输政治观点,却不允许学生表达。这就造成一种现代意义的失语。在这种场合,他们只能背诵教科书,当发现这很荒谬的时候,他们心底最能表达愤怒的话就脱口而出:“CNMB……”它不是脏话的问题,也不是文明和野蛮的问题,而是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迹。“

不过,如果以为用流氓语言表述的仅仅就那么一群留学生,那就大错特错了。对这么流氓的表述,厉行审查的微博似乎大开绿灯。有网民在海外网站转发如下几段微博评论,他用了几个字表达自己的看法“习近平允许,微博流氓扎堆”。他以为微博对此类流氓评论倒是留下充足的地方,并不清空。他举例:环球时报胡锡进在微博转发了这段骂母亲生殖器的视频,然后在旁边故作纯洁的评论:“据说是在澳大利亚南澳大学。港独在喊:HK stay strong 。 内地留学生对喊:CNMB 。老胡无语。”胡锡进给香港学生先扣上“港独”大帽子,肆意挑拨,那意思是 可以耍流氓了? 赞美流氓骂人的跟帖不少:肖晓少帅:“ 最好听的合声!最好听的粗话” 四夕杏雨: 从来没看到的抱团爱国,特别是90后00后,真的是一次爱国主义教育的典型示范。 另一位看到这些话的网友评述:“爹妈没有修养,祖国多年精心培养,可爱的满嘴喷粪的花朵茁壮成长”。

大学教师Yixiang Gan评论,那个南澳大学里,Hong Kong stay strong vs CNMB的视频,实在是戳中了我的笑点。民主游行在于表达各自政治观点,这个现象,无非说明参加的大陆学生群体里,根本没有政治观点,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他补充,作为大学教师感觉以下几点比实际专业知识和学位更重要:1,用事实和数据形成观点,不是从观点选取事实数据;2批评性思维能力;3对不一样观点的宽容,能够听取别人观点,进行理性的讨论和辩论;4,具有人文关怀。显然,这些大陆学生并没有学到,反观香港学生,甚至中学生,已经能够运用。”

有人分析,“中国大陆澳洲留学生不能以理服人,集体使用流氓语言恫吓羞辱香港学生,脱裤子爱国,这样的接班人,真丢人,可恨可叹可怜可悲。”

林鄭月娥:馬上構建對話平台 冀化解分歧

思考hk 2019-08-20

【笑蜀点评】 希望走上良性互动的轨道,则HK好,中国好。如果继续撕裂,正中环球时报和观察者网背后的势力之下怀,没见他们这次表现特别亢奋挖坑设局特别卖力么?

62f5cdf9cdd27eada1a397efee2713e5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上周日的集會大致和平,希望是社會回復平靜,遠離暴力的開始。她指監警會已決定為審視工作聘請外國專家協助,亦會調查7月2日之後,包括7月21日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她又指會馬上構建對話平台,希望和社會有真誠對話。

林鄭月娥說,發生反修例事件以來,涉及警方處理公眾活動的需匯報投訴達174宗,監警會已決定將主動審視的範圍,由6月9日至7月2日延伸,暫時不設終結時限,但一定會包括721元朗打人事件。

監警會亦會為審視工作聘請外國專家協助,由於監警會工作繁多,因此她正研究是否需要增加監警會成員。對於為何不回應示威者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她就指監警會是獨立的法定機構,有社會監察,期盼可透過監警會報告,防止同類事件再次發生。

&&她又宣布,會馬上展開構建對話平台,會先與過去曾打算構建平台的不同「有心人」會晤,但無透露人選。她強調,對話平台將會開放及直接,對象也包括不同政治背景立場,她本人和司局長都很願意落區溝通,希望可以努力化解分歧,大家互相諒解,一起出走今次的困局。

對於凌晨在將軍澳發生的斬人案*,林鄭月娥指事件已交由警務處嚴肅跟進,警方會依法處理。她重申止暴制亂是社會各界共同目標,特區政府對所有暴力行為都會加以譴責。


2019-08-20-1e58880e6898be7aa81e8a5b2e5b087e8bb8de6beb3e980a3e58482e78986

港警监会主席梁定邦:平息局势须从正式撤回《逃犯条例》开始

新加坡联合早报发布/2019年8月20日 9:34 AM
更新/2019年8月20日 10:11 AM

香港投诉警方独立监察委员会(简称警监会)主席梁定邦接受港媒《南华早报》专访时表示,香港目前的僵局需要政治解决方案,首先必须从引发危机的《逃犯条例》正式撤回开始,香港不能单独依靠警方来恢复秩序。

据《南华早报》20日的报道,梁定邦表示,警察要执行法律和秩序,同时还要面对同情示威者的声音的批评。他指出,港警需要维护法律,但是当他们处理的越多,面对的反感就越多,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他继续说,如果没有政治解决方案,香港将面临消耗战或激烈冲突。

他认为,解决此问题的决定必须同时来自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梁定邦称,“每当我看到特首时,我都会表示,你需要一个政治解决方案”,“她同意我的说法,说她正在研究。”

梁定邦透露,林郑月娥和北京政府坚持,谈判只能在抗议者停止暴力之后开始。

他提到这周末的和平游行,认为也许是时候开始审视现有的选项了,诸如开始政治解决方案。反修例抗议者最先要求完全撤回《逃犯条例》,梁定邦形容这是“非常合理(eminently reasonable)”的要求。虽然林郑月娥宣布该条例已经死亡,但是正式撤回该法案会将使其“合理地埋葬”,以缓解公众的愤怒。

梁定邦表示,“它(《逃犯条例》)只是在政府的心中死了,但这不是取消立法的正式方式。“

抗议者还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调查。林郑拒绝了。港府令监警会来调查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冲突。

梁定邦认为,政府不应该排除晚些时候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可能性。

他表示,不要彻底关上这扇门,但要非常小心。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改善警察部队,个别人员的罪责应通过内部纪律程序处理。

他透露,独立调查委员会或会招募包括来自英国和加拿大的海外专家,他们在本国处理过类似的危机。

梁定邦已经会面过曾参与2011年英国城市骚乱的前高级警官,并且还与其他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的人交谈过。他说,香港的骚乱与英国2011年的骚乱和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有相似之处。例如,就英国而言,在2011年骚乱之后,除了警方的调查之外,还成立了一个特别社区和受害者小组来启动和解,并对抗议者进行了特别研究以找出他们不满的真正原因。

在长期和解方面,梁定邦表示,“现在是时候进行真正的谈话了。”

他说,“我们年轻人心中的问题是什么?他们是为自己的未来而这样做(示威游行)。他们认为未来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认为是时候把事情放在桌面上,看看可以做些什么。也许有一些事情可以达成。“

他接着说,他们要求普选,这是“基本法”中规定的,是该市的小宪法。 梁定邦认为,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候选人获得

李家小二:同胞不是敌人,我劝你们不要信口开河

转自微信公号  历史的天平 2019-08-19

人都有自己的所属的群体,不同的群体之间都可能会发生冲突。群体成员,为自己的一方打气,这本是正常的举动。但是为自己的一方摇旗呐喊,也是要讲规矩和底线的。前天,在澳洲:香港一女孩子喊出:“HK stay strong”,意译就是:“香港挺住”。而另一群内地男性留学生则齐声高喊的是:“C-N-M-B”。一群大老爷们对一个女孩子不讲绅士风度也就算了,毕竟你可以说这是立场问题,不能退让。但是你喊出“C-N-M-B”,是几个意思?就不怕外国友人笑话吗?就不怕别人笑话你的修养和素质吗?难道你就不能喊出一句:“China stay strong”,最不济喊出:“中国加油”也行啊!好吧,虽然至此我都感觉到十分丢人,但还能忍,因为我觉喊出这话的人,最多也就是被他人说成没素质、没修养、没有绅士风度。但是下面一句来自多伦多留学生的话,我实在是不能淡定了。


“留岛不留人”。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就是全身一震。我仅有的历史知识告诉我:这是一句非常“狠” 的话。“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是不是和“留岛不留人”很像,没错,不仅很像,就是套用。“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这句话是满清入关时,满人对付汉民族的一个手段。这句话轻易是不对人说的,因为其背后还有一个残忍无比的“嘉定三屠”。这句话大多对仇敌说,有威胁的意味。但是香港同胞是我们血浓于水的亲人,是同宗同源的兄弟姐妹,而非不共戴天的仇人——即使在回归之前,也没有人敢说:“香港人,非我族类”。


“留岛不留人”、“滚出去”。
我先不说其他,我想问问:1、香港是谁的香港?那么我告诉你,香港是全中国人的香港,但更是香港同胞的家乡。2、香港是香港人的家,人家为什么要滚出去?


香港虽然曾因为历史原因,与大陆分离多年,但香港人民始终心系大陆同胞,把大陆同胞放在心上。
不论是60年代的“大逃港”,还是中国内地发生的历次灾难,香港同胞都是尽心接济、慷慨救助。但是毕竟香港同胞曾有过与内地人不一样的历史过往,观念差异,想法不同…这些都很正常,老话说,锅碗瓢盆之间还免不了会磕磕碰碰呢,香港同胞作为我们同宗同源的兄弟姐妹,兄弟姐妹之间发生点矛盾或摩擦,也很正常。有问题,最好是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商量,找解决方案。香港同胞又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没有必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


“留岛不留人”,我不知道当初喊出这句话的那群人,知不知道其背后的历史典故?
如果不知道,那么请你们先读读历史,以免丢人现眼——尤其还是在外国人面前。如果知道,还能喊出这话,我只能说你们实在是用心险恶——意欲激化矛盾、离间关系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不管说这话的人当初是有心还是无意,但听到这话的人心中或许早就引议联结了。


比之公开喊出“C-N-M-B”,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信口开河,那些喊出“留岛不留人”的人,你都已经蠢到没边了。一个人可以无知,因为你可以辩解自己读书少,或者别人也可以大度地原谅你孤陋寡闻。但最可怕的是,一群人无知到蠢,还能沾沾自喜。


最近网上流传一句:香港青年是废青。
对比之下,我想问问谁才是真正的“废青”?当然,我也想问问那些无知,却还沾沾自喜的人,你知道一句话吗:“Shame on you”。

斯洋:中共如何失去了香港一代年轻人?

VOA 2019年8月19日 05:36
斯洋

e4b8ade585b1e5a682e4bd95e5a4b1e58ebbe4ba86e9a699e6b8afe4b880e4bba3e5b9b4e8bdbbe4babaefbc9f-1

2019年8月13日香港警察在国际机场驱逐在那里的发送中示威人群。
华盛顿 —
香港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说,“反送中游行”(也称“反修例运动”)的参与者以年轻人为主,大多数都在20到30岁之间。而且,示威者的教育程度则普遍偏高。有分析人士指出,这表明,香港回归中国22年,中国(中共)没有赢得香港这一代年轻人的认同。那么,北京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了香港年轻的一代的信任的?

香港70%的年轻人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紫塔是香港的一名高中生,她今年15岁,马上就16岁了。今年6月开始,她参加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示威游行活动。她说,她和她的同学们想告诉政府,虽然自己年轻小,但也关心社会。紫塔还将参加9月2号开始的香港学生罢课活动。

她告诉美国之音记者,她是香港人。她说:“我对自己的自我身份认定是香港人。我生在香港,我爱香港。在香港,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的不好和麻烦。我们会作出一些比较,我们觉得香港要好很多。”

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今年6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在18岁至29岁的受访者中,69.7%的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是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有记录以来的最高,而自称中国人的比率仅为0.3%,为1997年以来的最低。

报告说,年龄较大的居民(其中许多人出生在中国大陆,或者父母是大陆人)对中国的认同感略高一些。但在3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仍有49%的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

黄之锋(Joshua Wong)今年23岁,是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代表人物。他被中国官媒称为“港独”头目之一,是香港民主派政党香港众志的秘书长。他星期六(8月17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时候说,很多年轻人不认同中国是因为中国对人权的打压。

他说:“我们害怕北京。我们看到新疆的活动人士被关押,我们看到立法会议员被驱赶,我们也看到书商被绑架,外国记者被驱除出香港。这就是为什么经历“一国两制”的人们说,我们现在是“一国一个半”体制。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对人权的打压。我们会继续抗争的。”

北京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保障

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曾经担任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自从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中国一方面努力想将香港的经济融入中国大陆,同时在政治上也进一步侵蚀香港的自治。

他说:“中国希望两头通吃,一方面希望香港是一个稳定金融中心,可以服务于大陆的财富,但是同时又希望将迫使香港融入自己的政治体系。”

《纽约时报》7月1日一篇题为“香港主权移交22年:‘一国两制’还有保障吗?”的文章说,在香港迎来主权移交22周年之际,“香港人或许依然享有让中国大陆羡慕的自由度,享有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和不受干扰的司法体系。但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证据表明,这些自由正在悄悄溜走,这个地方正进一步笼罩在北京的阴影之下。”

文章指出,香港回归22年,香港的民主进程被拖延。受侵蚀最严重的是1997年后20年香港应该能够直选行政长官这一承诺。根据相当于香港宪法的《基本法》,“最终目标”是由选民选出行政长官和整个立法会。

2007年,胡锦涛任领导人期间,香港设定了投票日期,称2017年行政长官可以通过直接选举产生,随后是整个立法机构。但这并没有发生。

而引发香港这轮抗议的《引渡条例》则是对香港言论自由的侵蚀。用香港年轻的网路作家,时事评论员卢斯达(Lewis Loud)的话说,强行修订“逃犯条例”,“就是试图令香港和中国之间失去法制防火墙,令两制变一制。”

香港年轻人在政治上遭特别打压

戴安通(Antony Dapiran)是在香港执业的律师,他曾写过一本讲述香港异见史,包括2014年的雨伞运动在内的书《抗议之城》。他告诉美国之音,北京之所以没有赢得这一代年轻人的心,还因为北京和香港政府对香港年轻人的打压,让香港这一代年轻人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幻灭。

他说:“我认为在雨伞运动后,(年轻人)中产生了幻灭。我们知道雨伞运动结束,政府却没有作出回应。我们知道有很多年轻人参加了这场抗议。在这之后的几年, 香港的异议人士遭到打压,特别是年轻一代,在最近的一次选举中,也就是2016年的选举中,他们选出了自己的立法会议员,特别是给年轻人希望的香港众志党,但是,这些人后来又被赶出了立法院。我想,他们普遍感觉政府没有聆听他们的声音。“

戴安通说,再加上经济机会,未来会怎样,这些原因让香港年轻一代感到幻灭。

香港网络作家,时事评论员卢斯达认为,将年轻议员逐出香港立法院是针对年轻人的 “屠杀”,是中国对香港进行的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他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香港正经历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中说:“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也许是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只认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或‘中国香港人’,这些身份认同的变化,令中国十分不安。……但对于新一代的从政者,一个也不容许进入体制。“

2016年大选前,一些香港本土派乃至较中间的自决派参选人被取消参选资格,理由是他们的“政见”不符合《基本法》。大选后,一些得到选民授权的议员,也被剥夺议席,例如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等等。

卢斯达说:“这些人的政见、立场、议政风格,南辕北辙,但大致上的共通点,就是年轻。年轻不是一个政见,但在中殖的香港,却是一个备受打压的政治属性。”

香港律师戴安通说,如果年轻人被允许进入体制,也许情况会有所不同。

“在雨伞运动后,年轻人将他们的很大一部分精力用于组建自己的政党,积极参与选举过程。我禁不住想,如果他们的候选人没有被剥夺议席,也被获准参与选举,他们也许会觉得在城市的管理中他们可以发声,也许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幻灭,也不会有被幻灭驱使的抗议了。”

抗议是有关香港未来的

黄之锋在自己的推特中说,香港的这场抗议是有关2047年之后的香港未来的。他写道:“世界只需要知道一点。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条列《反送中》、超越了林郑,甚至超越了民主。虽然这些都很重要。这是关于2047后的香港未来的,关于我们这一代的未来的。”

马嘉英是8月4日香港东部将军澳社区游行活动的组织者之一。这个游行至少有10万人参加。马嘉英自己是香港的一名销售人员。她说: “其实无论希望有多大,哪怕只有一线,我们也要去争取。 因为我们要对我们的下一代负责。我觉得这份自由难得可贵,我们不想失去。”

她说,自己平时也是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但是,作为年轻人,她可能对很多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她担心如果“反送中”通过,她只是因为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而失去了自由。

香港网络作家,时事评论员卢斯达说:“《引渡条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惧的自由,也极可能改变国际对香港的处理,即影响香港的经济格局,这些都触发了一般阶层的年轻人的强烈焦虑,他们还要在香港渡过漫漫长夜,这是他们的切身问题。处决香港的人,都是林郑月娥那种年纪,他们享受过了,断送了香港之后,之后的年轻人靠甚么?”

认同自己是“香港人”并不意味香港从中国的独立

香港律师和作家戴安通认为,即便是很多香港青年将自己首先认定为香港人,并不认为他们一定要将香港与大陆分离。

他说:“是有一小部分杂声,但是大部分人香港年轻人还是很快乐地接受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的,他们只是希望保留‘一国两制’所给予他们的特殊身份认同。”

他说,北京需要做更大的努力赢得香港年轻人的心。让香港年轻人将“中国人”和“香港人”的认同融合起来,是北京面临的最大挑战。他说,这最终是文化和软实力才能解决的。

香港“雨伞运动”的代表人物黄之锋说,他并不主张香港从中国独立,但是他同时又说,香港年轻人不信任中国是因为他们是“威权体制。”

法广 |民阵的170万人是如何数出来的

【法广使用的另一标题】香港民阵:170万人参加周日集会示威 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

作者 弗林 发表时间 18-08-2019 更改时间 18-08-2019 发表时间 23:10

e9a699e6b8afe6b091e998b5efbc9a170e4b887e4babae58f82e58aa0e591a8e697a5e99b86e4bc9ae7a4bae5a881

香港周日“反送中”集会抗议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香港“反送中”抗议示威活动进入第11周,此前曾两度发起示威游行,并均得到上百万民众参与响应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周日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了集会抗议。尽管民阵此前向警方提出的游行申请被官方驳回,但主办方通过“流水式”集会使得大量民众得以参与。民阵于当晚宣布,在铜锣湾、天后及维园一带参加集会的人数有170万人。

此次“反送中”示威活动的主题是“煞停警黑乱港,落实五大诉求”。此前,民阵向港警提出的计划包括再次举行大游行并于终点遮打道集会的申请,被警方以安全顾虑驳回,在申诉未果后民阵宣布以“流水式”方式,在得到批准的维园集会示威,并于附近街道疏散人潮。面对近日“反送中”抗议中出现的由警民对峙所引发的部分暴力冲突事件,民阵及多名港府官员及各界人士也在周日集会前呼吁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形式参加示威活动。香港当天天气多雨,而由于前来维园参加抗议示威者众多,在主办方原定活动开始时间下午两点约一小时过后,民阵开始协调现场示威者启动“流水式”集会,带领先到的人从高士威道在维园内挤满的雨伞人海中走出,向西行,港岛区多条主要道路被占据,变相游行。

整个示威集会活动到晚上近9点时才宣布解散,参与人士从维园及附近街区和平散去。据香港电台报道,不少市民反映,傍晚示威者已抵达铜锣湾及湾仔一带,但由于人太多,不少人到晚上才成功进入维园。而在集会活动宣布解散后,一批参与“流水式”集会的市民,晚上在金钟夏慤道留守,午夜过后陆续散去,第二天凌晨夏慤道东西行线亦恢复通车。报道称,留守的市民晚上一度在政府总部对面的夏慤道聚集,有人用镭射笔照向政总,以及在政总天台驻守的警员,而政总内则有多辆警车及防暴警察戒备,但并未有之前的暴力事件发生。同样在当晚,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对外介绍称,在铜锣湾、天后及维园一带参加集会的人数有170万人,“还有更多市民在湾仔、金钟等地点聚集,根本无法进入维园!”。香港警方随后表示,在不反对通知书所列明的集会地点(维园),同一时间内出席的最高峰人数为12.8万人。

警方的估计被质疑并未以“流水式”集会计算示威者人数。此外,有报道显示集会入夜后,一名红衣中国籍男子疑似拍摄示威者脸部引起他身边的示威者不满,一度被包围。在这名红衣男表明身分后,才在监察员和急救志工协助下搭乘地铁离去。而在集会结束后,民阵通过脸书账号接连发表评论,提出“这阵子的香港并不太快乐,只能祝愿香港人胜利,你们的未来要幸福!”;“事实证明,维持秩序的是香港人,不是警察;只要警察不挑衅,哪怕迫爆港岛,我们都安然无恙”等观点。民阵还通过脸书表态称,“警方破天荒禁止民阵举办游行,成就历史性的‘流水式集会’。一批又一批的人潮鱼贯‘疏散’,迫爆港岛各大干道,继 6.16 之后再次展现香港人坚强的意志。”

声明称,“今日警方几乎失踪之下,流水式集会得以和平进行,更显维持秩序的是香港人本身,而非连日来滥用暴力的警察。警方无理由再砌辞反对未来各式游行申请,打压香港人和平表达的权利。”声明强调,“今次过百万香港市民的诉求非常清晰,除了落实五大诉求,就是煞停警黑乱港。”他们并要求被称为“警黑四人帮”的四个与警队相关的官员,包括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人问责下台。声明指出,“今日《央视》社评又再声言‘止暴制乱主流民意不可违’,今天香港人集体上街,正好证明‘止黑暴,制警乱’才是主流民意!”。

就围绕“反送中”抗争香港再次出现上百万人参与支持的事件,港府发言人在当晚回应称,“虽然集会期间大致和平,但由于参与者佔用了港岛多条主要干道,路面交通大受影响,对市民造成不便。运输署与警方已积极协调,尽量将影响减至最少。”该发言人重申,“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尽快回复社会秩序;当一切平静之后,政府会与市民展开真诚对话,致力修补撕裂,重建社会和谐。”其并未回应民间“五大诉求”。

俄媒:香港示威者和平離開香港政府大樓區

香港示威者和平離開香港政府大樓區

01:38 2019年08月19日(更新 08:17 2019年08月19日)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報道稱,聚集在香港政府大樓附近的示威者和平離開該地區。

香港許多反政府示威者本週日(8月18日)晚上聚集在金鐘地區的香港政府大樓旁。

示威者大聲辱罵警察,用激光照射大樓並且在牆上和路障上留下了塗鴉。但是示威者沒有採取過激行為。

當地時間8月19日零點前示威人群幾乎全部散去並隨身帶走了垃圾,他們還呼籲大多數記者也回家,“不製造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