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中共为何担忧五四运动?

2019-05-05
作者: 文山

中共为何担忧五四运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依然不是一个稳固的国家(路透社)

反帝反封建、追求民主与科学的五四学生运动,本周六迎来了百年纪念日。德语报刊纷纷就此刊发评论,分析五四运动对当今中国的现实意义。
慕尼黑出版的《南德意志报》以“开创者的激情”为题,刊发评论指出,五四运动百年之际,中华人民共和国依然不是一个稳固的国家。
“今年,中国面临一系列重要纪念日:邓小平推动的改革开放40周年,用武力对西藏实施统治60周年,五四学生运动100周年,六四天安门事件30周年,还有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如此之多,以至于难以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意愿去描绘一幅相互关联的历史图卷。这些纪念日呈现出中国在过去一百年间所经历的颠覆性的道路。”
“中国对五四学生运动一百周年的纪念,就显现出,人民共和国仍然不是一个稳固的国家。当年的这场示威运动,其推动力来自对自由、思想解放、政治自主、摆脱殖民列强枷锁的追求。当年的中国需要找寻自身的定位。尽管现在的中国政府认为,这一进程已经完成,并且将五四运动解读为迈向现代化中国的第一步,但是,如果对本国历史进行不带预设立场的观察,就能发现,成立了70周年的人民共和国依然是一个不完整的国家。只有当权者无须害怕自身历史之时,他的权力才算稳固。”
汉堡出版的《时代周报》则以“对学生的警惕”为题,刊发长篇评论指出,作为现代中国重要起点之一的五四学生运动,现在正让中共当局感到紧张,因为它也和六四天安门事件有关。
“1919年的这场运动,不仅仅围绕着’赛先生’或者当时中国科技落后的问题,也围绕着’德先生’,但是如今的中共却不愿意谈及这个话题。习近平在周二的五四运动纪念活动上也谈到了民主,但是他所指的并非自由民主之理念,而是共产党如何为中国操心。”
“中共宣传部门将五四运动主要包装为爱国运动,这不仅仅是为了庆祝现代中国的起源,也是为了庆祝中国共产党自身。这也是为其专制政权增添合法性的举措。但是,在1989年后,五四运动也成为了共产党的一个麻烦: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等地示威的大学生,所追求的正是政治开放、新闻与言论自由、反对官员专权等可以追溯到1919年五四运动的理念。”
“六四天安门事件,是当今中国的禁忌。当年的示威者至今被官方视为反革命,只有少数的特定人物可以触及这一话题,年轻一代最好压根不要知道这场对示威者的屠杀。凭借全面的审查措施,政府也基本做到了这一点。”
文章在末尾指出,中国当局对五四学生运动的深层次恐惧,主要来自于1989年的六四事件以及紧随其后的苏东剧变。“1989年的示威学生以及民众让当权者脸面尽失。尽管中共追求对局势的全面掌控,但是它却偏偏一度失去对局势的掌控。对于传统的强硬派而言,这是不容讨论的:绝对不能再出现这样的局面;中共对权力的垄断不容侵犯。”

 中共为何担忧五四运动

章立凡:五四精神分裂症

章立凡 五四精神分裂症 

在中國官方史學中,五四運動被當作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成為中共政權「合法性」來源的象徵。

十年前我曾撰一文,其中談及:中國的「文化醬缸」,不斷將外來的主義和文化改造成中國特色的山寨版;被打倒的封建主義「殺子文化」,正在捲土重來;官方意識形態對五四的宣傳利用,實為高舉「五四旗幟」閹割「五四精神」的自宮儀式。

倏忽十年飛逝,隨着內外矛盾激化,維穩保政權成為第一要務。這也使原本難以自圓其說的執政理論,出現了嚴重的精神分裂。

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理論,在俄國十月革命前後形成俄式山寨版。五四一代的中國激進知識分子以俄為師,毛澤東更以本土化馬克思主義自居,實乃將列寧主義和史太林主義與本土封建主義雜糅,打造中國特色山寨版。

1989年六四事件的蝴蝶效應,導致共產主義制度在全世界迅速潰敗。作為孑遺標本的山寨版馬克思主義,近年卻在大陸不斷被強化,各地紛紛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五四運動和馬克思主義策源地的北京大學,在官方意識形態中居於祖庭地位,已舉辦了兩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北大及多座高校學生組成了馬克思主義學會。

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左派學子,試圖理論結合實踐,為工人階級爭取權利,卻成了官方、校方眼中的異端,迭遭打壓整肅。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的洗腦教育導致基因突變,誕育出另類掘墓人,也是對山寨版馬克思主義的莫大諷刺。

五四運動是在新文化運動大背景下發生的政治事件。新文化運動是在西方思潮衝擊下,中國進步知識分子發起的文化啟蒙運動,反封建、反專制、反傳統是其主要思想特徵;而五四運動則是因中國權益在巴黎和會上受損而爆發的愛國學潮,背後還有北洋政壇的派系鬥爭。胡適一直不贊成將思想運動政治化,主張將兩個運動加以區分。

 

愛國壓倒進步 科學監控民主

在思想史的意義上,新文化運動的深度和廣度足以涵蓋五四運動,前者的進步性是思想之源,後者的愛國性是行動之流。在新文化運動中,北京大學成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中心,催生了中國共產黨。五四運動在政治上被不斷拔高,新文化運動反而被模糊化了。

百年紀念日之際,五四精神被曲解為「愛國」和「聽黨話、跟黨走」。但歷史已經證明,這個黨並非一貫偉大光榮正確,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的災難,也是「聽黨話、跟黨走」的後果;1989年學潮的主旨也是愛國和民主,卻遭到「殺子文化」的血腥鎮壓。為保執政地位而打壓民主,將愛國與愛黨綑綁,不僅社會無法進步,近年更出現了大踏步倒退。

1949年以後,高等教育被肢解摧殘,黨委治校取代了教授治校。文革中,五四以來的大學精神掃地以盡。新時代向「黨領導一切」回歸,大學淪為鎮壓思想學術自由的專政工具。校園內盛行獎勵告密的特務政治,且利用電子眼等科技手段,人機監控並行,師生互設心防。

近年隨着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普及,當局利用天眼網絡監控系統、人臉識別系統等技術,將監控伸展到全社會。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的監控,不僅從線上擴展到線下,還從境內追殺到境外。毛時代造神工具紅寶書也以升級版形式捲土重來,宣傳部門強勢推廣的「學習強國」APP,須授予真名、位置等19項私隱許可權,形同移動監控設備。

五四的旗幟是民主與科學,如今科學卻異化成壓制民主的統治技術,淪為專制的幫兇。奧威爾小說《1984》中「老大哥在看着你」的場景,已成今日中國社會之常態。

大陸官方意識形態對五四精神解讀是——「愛國、進步、科學、民主」,但明顯發生了精神分裂。專制獨裁不僅會阻滯科學創新,也是對人類社會民主和文明進步的反動,愛國主義亦不能成為其避難的瘋人院。

章立凡
中國歷史學家

引用地址: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504/2067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