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彦芳:五四运动百年纪念 我无言!

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日到了,五月五日,在美国纽约的北京大学同学会,将在纽约举行纪念活动。我因为要参加林世钰的新书《高耀洁晚年口述史》发布会,安排在同一时间,我不能分身,便写一些感言,作为我对纪念会的发言吧。

 

我知道五四是青年节,那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1949年五月四日,我在冀中第一中学参加纪念大会。那是五四运动三十周年时。我们在大会上高唱一支歌是《团结就是力量》,这歌声至今还有胸中廻响: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是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1957年五月四日,我在北大度过,这年的五四难以忘记。北大是五四运动的发祥地,解放后,将五四定为北大的校庆。我们忘不了北大红楼。这年,北大创办了学生的文学刊物取名《红楼》,是北大团委和学生会联合办刊。我当了《红楼》的诗歌编辑,林昭同学也是诗歌组的编辑。为纪念五四,我们红楼编辑部沿着当年五四游行的路线重走一遍,《红楼》在五月这一期上发表了《沿着五四的道路》记录这次重走。这一期还组织了纪念五四的组诗。1957年5月4日,在北大东操场举行了五四营火晚会,那火光,虽六十多年过去,仍闪亮在我心头。纪念五四的组诗,发在这五月的红楼上。封面是风雨欲来的一幅国画。而不久,北大开始的反右运动的暴风雨,将北大民主的火花扑灭了。

我和五四运动有特殊的感情,还因为我在六十年前的1959年曾参加北大创作反映五四运动电影剧本,因为这一创作,我有机会采访了当时健在的五四运动的亲历者,我留下了采访片断笔记。

我已写完我的自传第三卷《北大:青春岁月》中,有这样的记录:

从《雷之歌》到《雷声》

1959年1月我们中文系1955级集体编著了红色中国文学史,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为什么不能在文艺创作上放一个“卫星”?于是中文系1955级成立电影创作组,要创作一部反映五四运动的剧本,以纪念五四运动40周年。

创作组由四人组成:张炯,张时鲁,杜学钊和我。系主任杨晦,是当年“火烧赵家楼”中的主角,他做了我们剧本创作的顾问。

我们从北大图书馆借出了1917年到1921年的《晨报》、《顺天时报》查看当时的历史档案,阅读了大量的回忆录,翻阅资料数百万字,并采访了五四运动时代的老人和参加者,我们得到北京市委和北影的大力支持。当时采访过的有:魏建功、冯友兰、川岛、冰心、张恨水、刘清扬、李星华、许德珩、罗章龙、刘仁静、臧克家等几十位前辈。和我们谈得最多的是杨晦先生;谈天津“觉悟社”最多的是刘清扬先生。

我们剧本名字是《雷之歌》,完成初稿(实是详细提纲),由北大打印,献给了五四运动四十周年。

1959年下半年,开始“反右倾“,我成了被批判的重点人,便无心思去修改此稿。北影厂编辑部给我们以鼓励,要我们不要放弃这个题材。

1960年大学毕业,杜学钊分配到南方去了;张炯分到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张时鲁分到中国剧协,我到了中国曲艺家协会。这年九月,由北影借调作者,我和张时鲁到了北影招待所,重新开始《雷之歌》的创作。几经交涉,文学史不放张炯出来,那四人的创作组变成我和张时鲁合作。

著名导演,称北影四大帅之一的成荫看中了我们写的这个重大历史题材,在艺术上给予了指导。在北影三个月,又写成了一稿,由北影文学部正式打印,分送领导和专家,听取意见。

我拜访了当时正在写《鲁迅传》的剧作家陈白尘。他说:写五四运动和我们写鲁迅,都遇到同样的问题:对一些人物的历史评价。因此,我们剧本就此搁浅。

19年后的1979年。北影厂接受夏衍同志建议要写五四运动的电影剧本 。他说:“今日有四五,当年有五四,精神是相通的“。北影又记起了我们的《雷之歌》,便邀请我再到北影招待所重写剧本。此时,原合作者张时鲁已调内蒙,张炯在文学所委以重任,难以抽出全部精力,他与我研究一段时间,便回所去了。著名摄影家、导演朱今明决定导此剧,并发了消息。我终于在1980年3月,完成修改稿,改名《雷声》在北影《电影创作》1980年7月号刊出。

雷声隆隆又滚过了四十年岁月,但至今仍未见到反映中国现代史开端的五四运动搬上银幕。

 

2009年五四,应该是北大一百一十一年的校庆。我应北大校友会的邀请回北大参加纪念活动。在校友会上,我有一个发言,至今这个发言还在网上保存。现在原文录下:

 

各位校友:
我上台来讲话,是想通报一个事:在北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前,北大出版社要出一部书,都发了广告了,这部书是一百八十八名北大校友写的怀念北大的书,是发扬五四精神的书,这部书由北大季羡林先生题写了书名《梦萦未名湖》。有前任校长丁石荪、陈佳洱和当时现任校长许宏智题词。作者有九十六岁高龄的教授,有年二十四岁的研究生,时间跨了七十多年,这部书从2004年,征集文稿,到2008年编完,花时五年,这部书理应由北大出版社出版。2008年初,北大出版社按着上边的对出版的控制要求,将三十多名校友的稿子删除,由全书五十万字变成三十多万字。为了能面世,主编只能服从出版社要求。这样北大出版社便决定2008年4月出版,以迎接北大校庆110周年。没有想到在书正印时,出版社接到了一个电话,据说是中宣部的什么人打来的,叫这本书停印。是何人,是因为什么,没有说,也没有发一个正式的文字。就这样,这部书便死于胎腹。
事发生后,主编多次和北大出版社领导谈,他们表示无奈。到现在又一年过去了,北大出版社仍没有动静,据说想通过教育部有关人员向上级反映此事。
这就是今天的北大,这就是北大出版社。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的五四精神吗?一百八十多校友,想发出一点怀念北大的声音,便被扼住喉咙,不许出声,而这一百八十多校友,也便任其扼住,没有再做声,只等待有人开恩,让出版社放行。
这部书有什么错误?不知道。是有人不适合写文章,是被内部控制的人吗?没有人说明。你们说出,哪篇文章不合你们的要求,我们删除还不行吗?不行,不定罪,便判了死刑或无期徒刑。我想今年总该放行了吧?我刚才问了副主编,他说仍没有动静。那就让它死吧。
这是北大发生的事吗?正是今天的北大发生的。我为北大感到耻辱,北大到今天这样,还有知识分子的自由的思想,独立人格吗?五四精神在北大早已消失了,还指望北大出人才出思想吗?五四时代的北大,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祥地,这里有思想的自由,这里有独立的品格,这里言论出版自由,有领导新文化运动的《新青年》,也有学生自办的《新潮》、《国民杂志》,北大给予了资金的支持。当年的北大与今天北大,从出这部书上便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部书的被命令不许出版,是文化专制者对宪法规定法言论出版自由的粗暴践踏。有这种任意践踏,还可能有自由的思想的五四精神吗?
我今天在这儿是呼唤北大民主精神的回归。而现在是犬儒主义盛行的年月,这不是北大应有的品格。今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我想起五十年前,我们中文系决定写一部纪念五四运动四十周年的电影剧本,我和张炯等四位同学参加,由系主任杨晦做顾问。在五四运动四十周年时写出来了,北影很重视;1960年,我们北大毕业,北影又请我们去修改了一稿,最后因为对历史人物评价没有定论而停下;二十年后,我又被请到北影,是因为夏衍同志建议的,他说,现在有四五,当年有五四,这精神是相通的。于是我又写出了一稿,并且有朱今明导演,但到今天仍没有反映五四运动的电影搬上银幕。为什么会这样,不也值得深思吗?是怕联想,怕引起人民由五四引发出思考吗?
五四运动九十年了,我们不在五四这天纪念,却改在四月二十五日集会,这让我们也不理解。是怕五四的到来吗?
当年北大是集中了新文化运动的领导者的地方,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那时的北大校长教授,都真正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骨头是硬的。而今天的北大,竟然有孙东东这样的教授,他对中国广大访民的侮辱的言论,理所当然的引起上访人的愤怒,这样的教授还有一点民众的感情吗?这真是北大的耻辱。这样的教授还有资格在这儿当教授吗,北大应对这样的人处理。
让五四精神回到北大吧。这就是一个经历过五七年五八年五九年的北大校友的期望。
我的发言,得到不少北大校友的支持和称赞,这从当时热烈的掌声中我感受到了,我说出的是大家心里的话。我接到北大校友,中央党校教授杜光的来信说:“我百分之百地赞同你的发言,这是义正词严的正义之声,呼唤权利的自由之声,它打破了多少年来校庆活动的官僚气和僵化模式,展现了民主科学的北大精神。你的勇气和睿智,值得学习,值得弘扬。作为校友,我引以为荣。“

 我的这个发言和杜光兄的信,全收在香港版的《梦萦未名湖》一书中。

 

2018年的五四,是北大一百二十年校庆。我从美国赶回北大参加中文系一九五五级的集会。看我当时写下的诗日记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回母校,与北大同学聚

1、

又步入了北京大学校门

我寻到逝去了的青春

两个华表看我与它合影

认得半世纪前的年轻人

2、

见到了蔡元培的铜像

我敬立在先生的身旁

这可是你当年的北大

可有兼容并包独立思想

3、

走进了北大五院

中文系早已搬家

告诉我在博雅塔下

却无法与同学对话

4、

115室,我终于找到走进

哪去了,我们的大学青春

一头头白发,一脸脸皱纹

跳动的可还是年轻的心

 

5、

找来毛笔,留下每人姓名

门前照相,留下每人身影

见一次少一次,都已老态龙钟

谁活到最后,才是真正的精英

 

我在日记本上留下名字:阎国忠、费振刚、开德、吴国瑞、孙钦善、曾景忠、谢冕、陈素琰、吴泰昌、戴钦祥、孙明惠、汪祖棠、李永祜、赖林嵩、李景华、吕微芬、陈丹晨、顾倬宇、古萍、谭家健、杨天石、张炯。

我听说,北大年轻人成立了五四当年李大钊先生成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我向同学们打听此事,回答是:我们这次聚会只谈友谊和健康,不谈国是,不议政治。我便无话可说,无话可问了。我们老了,真的老了,人老了,心也老了。

我今天感到,我们的北大也老了!他太老了!

 

2019年五月四日来了,我们在美国纽约的北大校友集会纪念,我因有另一个会,要我发言,我便不能参加北大校友纪念五四的聚会了。我就是参加这个会,也无话可说了。写此小文,作为对五四运动百年的纪念吧,这就是: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我无言!

2019年4月29日草于纽约

zhanbin:真的,不如拆了吧

zhanbin 游山打捕 2019-04-29

不如拆了吧1
阳光从新春的绿叶间洒下来,很是美好。

昨天好像是清华 108 周年庆的正日子。

我跟太太在清华里住过几年,她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愿意经常回清华溜达一下,因为确实有很好的风景。就一个纯粹的公园来说,清华挺不错的;就某些青春回忆来说,更有可惦念之处。只是,当价值和信念在这里无法承载时,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就扎根生长了。

还凑巧就在一周前的周末,带着小朋友毛豆君去豆瓣书店和万圣书园,顺便就说,妈妈说起要带你们溜达清华,不如我们今天就去转一圈吧。跟毛豆君溜达的还是满愉快,我会跟他讲讲这里哪些地方我很喜欢,哪些地方我很不喜欢。

「比如你看校门,贴着很多各种禁止,外卖进去必须有个专门的注册登记过程什么的,咱们进去也必须出示身份证件。你还记得我们去东京大学溜达吗,直接就可以进去没人管的。因为大学是由公共财政支持的,就是大家的税钱,所以其实应该对公众开放的。」

「学校南门进入这排高大的树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到夏天,两边的树相当于搭起了一个很长的绿色阴凉通路。我会喜欢在这里溜达。因为很长的路,所以会有很多人骑着自行车,还是很好的回忆。」

「对,我带你去看图书馆吧,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旧馆我尤其喜欢。你看这两棵银杏树,很老了,秋天可美了。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这里占座、自习,从隔壁新馆借各种书看。自习室很高很舒服。」

「这里叫水木清华,以前这里是一片荷塘,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荷塘月色》还有说是在这里写的,但是这里的荷叶曾经被挖过,现在不知道是没了还是没长出来。然后养了很多锦鲤。我可不喜欢锦鲤了,肥腻,主要是它有一种文人贵气,在今天变成富贵俗气了。」

后来我们去了王国维纪念碑,我告诉毛豆君我对这里别有感情。他抛下我去旁边小山坡冲上冲下了,以至于我可以短暂的独自观看这纪念碑。凑巧当天有人在前面放了一束鲜花,顶上明媚的阳光从新春的绿叶间洒下,安安静静的甚为美好。

不如拆了吧2
4.20日来纪念碑下,看到一束鲜花放在这里,小感动。当时我就想,献花者的心情,不知是自豪居多,还是哀叹居多。

想到它还能安静的在这里待着,大概能托清华这样大学的福,作为历史,应该是不会拆掉,能够以某种实物凝聚些信念,还真是意外。

王国维在大清结束时,因其信念无以寄托,遂昆明湖投湖自尽。陈寅恪在立碑时题词结束语如下:「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后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广为传诵,既算作文人根骨,又响应社会期待。

不如拆了吧3
陈寅恪写的碑文。对于学者王国维而言,如果身后事是把书籍托付给陈寅恪,大概是最为信任的表现把。是以,陈寅恪的碑文也体现了他对王的理解和评价。

所以,它也非常的激励过我自己。离开学校以后如果独自回校溜达,这里都是要来看一眼的。只是因为「格格不入」之原因,我很少回来清华;但为亲者讳,也不愿意对学校做什么议论。

昨天从网上看到的信息,还是让人十分意外。王国维纪念碑这里,以「施工」的名义,用蓝色施工板隔离了。这就跟我们眼下的社会一样,「独立精神,自由思想」都以禁止、禁止、禁止的方式隔离了,甚至消灭了。好比学校现在的大门,充满着各种禁止、禁止、禁止。

不如拆了吧4
上面是一条推文截图,王国维纪念碑用施工的蓝色隔板隔离开来了。

最关键的是,我对于「中国式方法」充满了厌恶。一方面「自信的清华更开放」,一方面要封闭这个纪念碑;封闭也罢了,拆掉都可以,但是却遮遮掩掩以施工为名隔离。让这样一个纪念碑,让「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放在这样一个隔绝的环境,放在一个禁止、禁止、禁止的社会里,放在一个遮掩狡猾无耻的方法里,不如拆掉。

真的,不如拆了吧,毕竟配不上这个纪念碑。

文章已于2019-04-29修改
阅读 1.6万

在看

精选留言

写留言

  • 79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正在维修中。
  • 29
    粗略想来,人类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人类科学技术的进步上的。而科学技术的进步是基于对真理和真相无尽的追寻上的!一个禁绝真理、真相和真话的时代与族群,也必将为自然所抛弃!
  • 19
    不要说话,不要走动,不要变换脸上的微笑,瞧,每个人都是幸福的乖孩子呢
  • 16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正在禁锢中!
  • 15
    ???这都要隔离,是有多敏感
  • 14
    应该的事情太多,但是,大多都并不是现实。
  • 10
    发到清华群去
    4
    作者
  • 9
    还是留着吧,表达一下相信未来。
  • 8
    再过五十年吧,后人可以哈哈大笑了
  • 8
    确实是贴着很多各种禁止~
  • 7
    真清华、49年随他人走了,留下的是山寨的。
  • 7
    禁止,禁止,禁止。这是教育部近期出台的文件中用得最多的词语。
  • 7
    二十年前的五一,第一次去清华大学,在校园内找到王静安纪念碑,激动不已。这些年来,每次去清华,都会去看看。我在文章中也曾屡次提及这个地方。真的,不如拆了吧。
  • 4
    前年还是一片荷塘。
    5
    作者
    嗯。今年估计是还没长出来。
  • 5
    何等的悲凉…
  • 5
    迁宝岛去吧
  • 5
    拆了,迁到别的地方去吧。
  • 3
    如果为了保护纪念碑,为了不受施工损坏,遮挡起来是对的。施工结束就拆除遮挡嘛。王国维陈寅恪都值得纪念,大学问家!
  • 感觉清华就像一个工地,有啥好的呢,不明白。比北大差远了啊
    2
    作者
    您是说在21世纪还让自己的学生被抓走的北大吗?// 我都不敢回复
  • 2
    寻梦难忘前度事
  • 1
    该围起来的太多了!围一个不难,难的是无数个都能围起来!
  • 用疏导而不是围堵的方式治水,几千年前老祖先就证明过。

 

何清涟: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追随大国的索价

29 APR  2019 10:12AM澳广普通话

2017年“一带一路”首届峰会之后,一度弃中国而去的国家又纷纷投怀送抱,重归北京旗下。这些争跳中国“债务陷阱”的国家,只不过是将亚洲国家在冷战后就形成的新思维“经济利益靠中国,政治安全靠美国”略加改变,重回冷战时期的“跷跷板”模式。

By  Qinglian He

29 Apr 2019 – 10:12 AM  UPDATED 1 HOUR AGO

W020190427822750300962

2017年“一带一路”首届峰会之后,一度弃中国而去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又纷纷投怀送抱,重归北京旗下,共同赞襄“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盛举,其中包括新加盟的瑞士、曾向美国与IMF哭诉中国投资让他们陷入“债务陷阱”的马来西亚与缅甸。

来归者众,中国的吸引力何在?

与2017年5月间的第一届峰会相比,第二届峰会有几个吸眼球的关键点:

首先,各国调整了对中国的期望值,虽然普遍对中国资金数量抱有希望,但远比2017年的目标要现实。2017年的第一次峰会召开之时,正逢中国外汇储备急剧减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5月4日通过中国金融杂志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要点是: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不是单向的资金支持,需要各方共商共建,构建共同付出、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利益共同体,同时还必须以市场化融资为主,积极发挥人民币的本币作用。以撬动更多的当地储蓄和国际资本——说白了,中国的意思是今后投资以人民币为主,共同出资,这令那些奔美元援助而来的各国非常失望,衍生出2017年一宗国际事件: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叫停中国项目,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哭诉中国令其债台高筑,要求IMF给予援助,最后让美国拿一带一路为沿线国家制造“债务陷阱”做了篇没写结局的大文章。有了这经验,第二届峰会的与会国家抱的期望值没首届峰会那么高,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意大利的态度就是典型:只要中国有钱就行。

其次,第二届峰会多了一些重要的新成员,意大利与瑞士这两个欧洲国家加入。意大利是G7成员国当中第一个参加“一带一路”计划的国家,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瑞士的加盟更重要,BBC日前刊发的文章对此有清醒认识:首先,瑞士有国际间最富声誉的金融服务业;其次,瑞士是国际组织总部的聚集地。对中国来说,瑞士独特的政治“中立国”地位,对“一带一路”倡议有极为重要的价值。德国对此很不满,但与意大利的分歧不在是否加入,而在于德国坚持“整体加入”,以继续维持欧洲领袖掌控集体谈判权的领导地位。

第三,中国政府非常技巧地将重点放在经济合作之上,并承诺将与国际规则接轨,这些表态给了与会国非常好的赞襄理由。

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根据路孚特数据,该倡议中的项目总价值为3.67万亿美元,横跨位于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的几十个国家。一带一路首届峰会时,中国当时有膨胀感,宣传上强调推广中国模式、成为全球化新领军的说法,导致一些国家的疑虑。美国在贸易战期间提出种种质疑中国红色渗透的批评,也曾让一些国家动摇。因此,第二次峰会中,北京的宣传降调,重点放在化解各国疑虑,比如这次提出将与世界银行共同研究“一带一路”的环境和社会标准。“建立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防范化解债务风险”, 针对外界关于“一带一路”的透明度和输出威权意识形态的质疑也做了相应解释;公报草案还写明,出席4月25-27日峰会的37位全球领导人将就项目融资问题达成一致,遵守全球债务目标,并促进绿色发展。

中小国家在超级大国身上薅羊毛的习惯源于何时?

2018年10月以来,马来西亚等几个国家称中国令它们陷入“债务陷阱”,美国对此高调指责,2018年10月3日,美国会参议院以93票赞成、6票反对批准了”善用投资促进发展法案”(BUILD)。按照该法案,原先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以及其他政府名下的发展援助机构将会被整合,成立一个全新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新机构将会获得600亿美元的资金,负责向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港口、供水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供援助贷款。

但是,在这种动用国家资源的事情上,民主国家受限较多,远不如中国这种专制国家有效率(这效率当然源于罔顾本国民生)。因此,美国投资还只停留在计划中,中国却拿出了真金白银。世界各国现在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国内失业严重,比如意大利现在失业率下降为7年以来最低,2018年末的青年失业率也高达30.8%。2019年1月希腊的青年失业率也保持在39.7%。对各国人民(领袖们眼中的选票)来说,重要的任务不是帮助世界上其他国家人民摆脱专制,而是本国人民的就业问题。在欧盟大国的反对声中,意大利选择与中国单边合作,态度就是出于现实考虑:“在自家窗前,这(中国在瓦多港口修建工程)当然不是什么美景,但是能带来就业岗位,所以这是件好事。”意大利小城瓦多(Vado Ligure)共有 8000人口,中国投资带来400个就业岗位,这令当地政府与居民十分高兴:”瓦多市长对德国之声表示,一个强有力的投资伙伴能够带来新的机遇和新的资金,同时,在一系列条约、合同、法规的规制下,也完全无需担心中国资本会造成债务问题或者劳工权益被侵犯”。”中国人不是问题。他们带着钱来,我们非常欢迎!”克罗地亚、尼日利亚等国无不如此,“钱”就是中国维持与一带一路国家关系的最重要纽带。

两年前,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中国援建汉班托塔港的贷款,而将整个港口租借给中方,租期为99年。这一事件曾被批评者作为“一带一路”债务风险乃至债务陷阱的典型案例。看起来,各国似乎都忘记欠债还钱这条市场铁则,深究起来,这种思维的产生有其原因。

西方媒体偏左,历来强调价值观优先,对经济的重要性尤其是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总是有点轻看。但自从美国民主党2018年中期选举获胜之后,社会主义政策成了民主党在竞选中的偏好,离美国选民主体关心的话题越来越远,西方媒体着急之下,不自觉地经常引用1992年克林顿竞选美国总统时打败老布什的一句名言:“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希望藉此提醒全球左派政客,应该认识到只有“拼经济”,才能赢得选民。事实上,这条真理不仅适用于全球各国政治,也可以用来解释这次各国争着跳进中国“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 因为只有拿到中国的钱,他们才有资本在本国拼经济,保住选民。

本来,发展经济是各国自身的事情,但二战之后,美苏抗衡的冷战模式让世界习惯了一种追随方式:除了意识形态原因之外,各国(尤其是意识形态色彩不那么强的国家)选边站队可以获得两个大国的经济援助。许多中小国家发展经济无方,但利用美苏争霸的时机玩政治“跷跷板”,谁给的好处多,就站在谁那边。美国从二战之后,承担了维持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的任务,认为这是自身“软实力”的体现,各国也理所当然认为这是美国的责任,并不感谢。中国则很清楚金钱的力量,在联合国内纵横捭阖,在人权事务上充分展示了金钱对发展中国家的重要影响力(参见《在人权进步之路上的艰难跋涉―介绍两位国际人权活动家的亲历自述》一文)。

冷战模式的余绪:中国目标必遭美国掣肘

中国官方统计,截至2019年3月底,中国已与125个国家签署不同的合作协议,这些国家的GDP占全球的36%,是世界总人口的六成。如此费尽心机,真的只为了赢得商机么?当然不是。

本次峰会期间,中国为消除外界疑虑做了不少解释工作,各国也接受了中国的解释,认为中国通过综合运输和基础设施纽带来拉近欧亚大陆的距离,对加深贸易与人类联系及沿线国家人民都有利。但这并非这些国家真的不明白“一带一路”的地缘战略意义:“一带一路”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一套以中国为核心的制度,让各国在与中国合作的过程中产生对北京的高度依赖,通过“一带一路”计划的实施,中国获得规则制定权,重塑世界格局。

各国也明白,美国早就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表示不满。美国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国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不容轻视,它不仅具有改变欧亚大陆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平衡的潜力,也会在技术标准、军事安全、国际发展等多领域对美国构成现实挑战,甚至破坏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全球霸权的基础。因此,美国绝对不会容忍中国在这方面的强力挑战。美国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争霸,必然给世界许多国家带来出售追随权的机会。

至于这些争跳中国“债务陷阱”的国家,只不过是将亚洲国家在冷战后就形成的新思维“经济利益靠中国,政治安全靠美国”略加改变,重回冷战时期的“跷跷板”模式。2018年10月间的旧事,例如马来西亚等国向IMF与美国哭诉,抱怨自身受到中国债务陷阱伤害这类事情必会重演,因为哭诉也是一种出售追随权的索价方式。

作者:何清涟,中国经济学者,现居美国。

以上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

今看四君子(都曾任大学校长)品性,想想当今巨贪何等卑微。

转一好帖(作者不详)
朋友今早傳來四君子(蔡元培、胡適、傅斯年、梅貽琦)的事蹟,閱讀後深受感動,當看到傅校長那一段,眼淚奪眶而出。年輕時讀書,書上告訴我「士道」,成長過程,我只看到日本有「武士道」,我們自己的「士道」渾不見蹤影。今天看了這四小段故事,瞭解原來「典型在夙昔」。

1<蔡元培>
一位被稱為是“學界泰斗、人世楷模”的大師巨匠式人物。

辛亥革命後,蔡元培曾任國府委員、司法部長、教育總長、大學院院長、中研院院長、北京大學校長、北京圖書館館長等多重職務,可謂“位高權重”。可是你能想像得出嗎,如此偉大的一位人物竟然也會貧困交加。

蔡元培晚年旅居香港,生活極端拮据,生病後無錢請大夫,常常苦熬支撐。但是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周濟別人。

1940年3月3日晨,蔡元培起床後剛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鮮血跌倒在地,繼之昏厥過去。兩天后,醫治無效,溘然長逝。

蔡元培死後無一間屋、一寸土,且欠下醫院千餘元醫藥費,就連入殮時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務印書館的王雲五先生代籌,其清貧叫人落淚。

2.<胡適>
一位在中國現代史上開多個領域風氣之先的箭垛式人物。

胡適說:“金錢不是生活的主要支撐物,有了良好的品格,高深的學識,便是很富有的人了。”這話可看作是他一生對物質金錢的態度。

胡適在任駐美大使期間,居然要靠借債過日子。當時他經濟壓力很大,不得不從各方面節省開支,連給妻子買東西,也儘量托人捎帶,以節約郵資。

大使有一筆特支費是不需要報銷的,但胡適沒有動過一分,全部上繳國庫。大使卸任後,胡適旅居美國,為生計所迫,他時常要拿著兩個紙袋親自上街去買菜。

1962年2月24日,胡適參加中央研究院第五次院士會議時,因心臟病猝發倒地逝世。胡適死後,秘書王志維清點遺物時,發現除了書籍、文稿、信件外,胡適生前留下的錢財,只有135美元

3.<傅斯年>
一位被稱為是“老虎”、“大炮”的強勢人物。

傅斯年向來以霸氣著稱,但他也有英雄氣短的時候。1950年12月20日,傅斯年因腦溢血病逝。逝世前幾天,他曾在一個寒冷的冬夜為董作賓先生刊行的《大陸雜誌》趕寫文章。原因是想急於拿到稿費,做一條棉褲。

他對妻子俞大綵說:“你嫁給我這個窮書生,十餘年來,沒有過幾天舒服的日子,而我死後,竟無半文錢留給你們母子,我對不起你們。……你不對我哭窮,我也深知你的困苦,稿費到手後,你快去買幾尺粗布,一捆棉花,為我縫一條棉褲,我的腿怕冷,西裝褲太薄,不足以禦寒。”

幾天後,董作賓把稿費送到傅家。俞大綵雙手捧著裝錢的信封,悲慟欲絕,泣不成聲。此時傅斯年已命歸黃泉,再不需要棉褲了。

4.<梅貽琦>
一位被清華人譽為是“終身校長”的謙謙君子。

1955年11月,梅貽琦從美國回到臺灣考察創辦清華原子科學研究所及臺灣清華大學。由於他掌握著數額巨大的清華基金,所以臺灣的各縣長、市長紛紛接近他,企圖趁機撈一把油水。

可是他們哪里知道,此時的梅貽琦卻因為經濟拮据,不得不將已62歲的太太韓詠華留在紐約依靠打工獨自生活,自己隻身一人赴台。當有人告訴梅貽琦“師母在那邊生活太苦。必須設法給師母匯錢,或接她來臺灣”時,梅貽琦說自己在台薪金微薄,無法匯錢照料。

1962年5月19日,梅貽琦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年73歲。梅貽琦生前隨身攜帶一個手提皮包,住院後一直放在床下一個較為隱秘的地方。兩星期後,在各方人士監督下,秘書將皮包啟封。當包打開時所有人都口瞪目呆。原來裏面裝的是清華基金賬目,一筆筆清清楚楚地列著。睹物思人,在場者無不落淚。

“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與這些大師的精神操守一比,今天那些前仆後繼的大富巨貪們的種種表現又是何其的卑微。
(转帖)

“独立精神 自由思想”在清华园发酵

20190428四大师

清华校友关注王国维纪念碑201904273201904281031王碑前

清华校友 :很多国内年轻校友已在一些群中公开赞许老学长们(2019-04-29)

清华校友 :善良的人们往往以善良的心揣测他人。看看庄人遴的贴子,有的人在网上说咋天发生的事”在网上沸沸扬扬“,其实都是造谣生事,甚至有人说蓝墙早在四月初就修起来了。这种人是真不知道,装不知道,还是……,

清华校友 :庄人遴是庄前鼎先生的女儿(或儿子?)吧,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四月下旬,校友陆续到王碑献花摄影留念,当时周围环境好好的(有照片为证),难道是去的人多,把地基压坏了,岂不是笑话?
早不修,晚不修,为什么偏偏要在校庆前三天把好好的王碑“圈起来”,而且把一道口子用挖开的磚土挡起来(有照片为证),估计那几个工人出来只好“翻墙”了。
校庆凌晨,可能还是得辛苦几个工人再次“翻墙”,把那道口子重新打开,于是就有了4.28当天的情景。
小庄教授出来“辟谣”,也确实有图有“真相”,立马有人附和响应,把“谣言”批倒批臭!
小庄教授及其附和者,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也不难想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与前因后果。自己的脑袋被灌得傻了(或者就是装傻),还要接着去“灌”别人,也太不厚道了吧。

清华校友 :这几个(些个)人不了解前前后后的很多事,签名人被打电话,在校退休校友更是如此;在校友分别决定校庆日凭吊王国维纪念碑的信息传开后,学校又把碑围挡起来,说是维修实为防范;校友纷纷议论如何突破或利用围挡,这些信息传开,学校有所考虑,在校庆当日早晨才给围挡开了个小门……不要高估校方的善意,不要低估当下的寒流,不要松懈校友们的心气儿……我们且走且珍惜,且听且看。

今天(4.29)是林昭罹难日

林昭墓_20190429

清华校友纪念林昭

七绝:无题
百岁清华风雨摧,
国维被圈究可哀。
后人同敬先生骨,
不信精神唤不回!
四月二十八日作

4月28日清华校庆,校友在清华园的王国维纪念碑前缅怀先贤,诵读陈寅恪撰写的碑文,大赞“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29日是林昭罹难日,清华校友继续通过网络发声纪念林昭:

今天是民主自由的先驱,林昭女士罹难日!她于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害。昨天我们在北京校园纪念碑前凭吊王国维先生,今天让我们一起凭吊林昭。

林昭的死,揭示了那种专政的残酷无人性!今天凭吊她,是人们不愿那个时代重来的呼声!

说的好。那种制度残暴和对人权的野蛮践踏!林昭,王申酉?(上海青年),遇罗克,仅仅是因为思想言论,就被剥夺了生命。

不允许思考,不允许思想的制度。

所以,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短短八个字重如泰山。

是的!仅仅因为思想不同而惨遭极权集团杀害的受害者,不应该被忘记!

因言获罪,几十年来,有改变吗?

纪念民主自由的先驱林昭,继承她的遗志,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为祖国的文明和进步,站好最后一班岗!

加专家:加拿大应展现强硬态度,正面迎击中国的挑衅

RFA 2019-04-27

加专家:加拿大应展现强硬态度1
被中国拘押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网站)

中国逮捕的两个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四个多月了,加拿大和中国关系没有任何缓解迹象。有加拿大专家表示,现在不需要讨论如何挽回加中关系了,应该采取强硬手段,包括驱逐中国大使、限制中国签证、启动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Magnitsky Act)等,以强硬方式回击中国的霸道。

熟悉中国问题的加拿大专栏作家文达峰(Jonathan Manthorpe)27日在多伦多有一场“熊猫的利爪:北京在加拿大的影响和恐吓运动”(Claws of the Panda:Beijing’s Campaign of Influence and Intimidation in Canada)新书讲座活动,他与曾驻中国的加拿大前外交官伯顿(Charles Burton)共同针对当前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交流意见,两人都担忧被拘捕的康明凯和斯帕弗在中国遭受到不人道待遇,并认为当前加中两国关系持续僵化,康明凯和斯帕弗短期内都不会被释放。

面对中国蛮横不讲理的做法,文达峰认为,不需要再对挽回加中关系抱以任何念头了,相反地,加拿大应该展现强硬态度,正面迎击中国的挑衅。“我们可以驱逐中国大使,我们可以限制中国人进入加拿大的签证,对中国的非法资金进入加拿大更要严加查缉,从人流和金流着手,让中国当局知道加拿大的立场。”

China Huawei
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商人斯帕弗。(美联社)

另一位加拿大前外交官、现担任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研究员的罗伯森(Colin Robertson)也赞同加拿大政府驱逐中国大使,因为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公开指责加拿大充斥着“西方自大和白人至上主义”,这种态度狂妄的外交官,实在不宜继续留在加拿大土地上。他说,面对中国庞大的经贸实力,加拿大政府处理对华事务总是瞻前顾后,但从北京迫害康明凯和斯帕弗,到油菜籽被禁运,甚至其他农渔产品、石油和旅游活动等交流都有冷却迹象,显示加拿大若不反击,中国会变本加厉欺压加拿大。

罗伯森说,“既然中国不尊重人权,加拿大应该采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Magnitsky Act),对施以酷刑或严重侵犯人权事件负有责任的中国政府官员或非政府的协力人员,施以制裁。”此外,加拿大应将康明凯和斯帕弗被当成人质的处境带到国际人权法庭,唤起更多国际盟友的声援和支持。

文达峰和罗伯森均认为,加拿大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试图恐吓、羞辱反对者的战场。加拿大不能采取息事宁人的策略,因为这只会助长中国的霸道威权主义,对人权自由、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是严重伤害。

记者:柳飞 责编:吴晶 网编:景铭

美媒:“习近平初选”已经开打

2019年4月28日 03:55
美国之音

美媒:“习近平初选”已经开打
习近平2015年9月24日访美,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迎接。

华盛顿 —
美国媒体分析说,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2020年美国大选逐渐融入了中国元素,一场“习近平初选”已经开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27日报道,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星期四宣布参加明年总统角逐后,他与总统特朗普之间已经就美中关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关系开始过招了。

特朗普星期五对记者说,拜登是“昏睡的乔”,“他将无法与习主席打交道”。如果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特朗普肯定会说,这证明他能够驾驭与中国之间的关系。

问题是拜登要比特朗普更早接触习近平。拜登担任副总统时,专门负责与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打交道。拜登访华时,习近平陪同他在中国境内旅行。习近平2012年访美时,拜登陪同习近平在华盛顿吃烤鱼,然后一同前往洛杉矶。唯一的缺憾是,习近平前往当年来美考察过的艾奥瓦州时,拜登选择缺席。2015年,已经担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再次访美,拜登还在国务院举行的酒会上说起过这件事情。
中国的国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特朗普一面与中国开打贸易战,一面宣称得到中国的帮助,向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特朗普还经常称赞自己与习近平维持了良好的个人关系。

特朗普今年早些时候透露,他在2017年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对习近平说,他的权力是帝王式的。特朗普说:“他说,‘我不是国王,我是主席’。我说‘不,你是终身主席,因此你就是国王,’”。“他说,哼。他喜欢这个说法。我与他相处的很好。”

报道说,特朗普并非是就中国汇率政策等美中之间纠纷表达不满的唯一总统,但特朗普如果能够在这些问题上取得突破,就证明他对华贸易采取的民粹方式取得了成功,外交成就也就超越以前的总统。这种方式已经得到民主党草根阶层的不少支持。
美中关系的历史变化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不管谁能最终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必定推出强势的对华政策,与特朗普竞争,因为美中关系已经出现了自尼克松1972年访华以来最重要的变化。

多年来,美国的政策目标是使得中国融入全球经济,希望避免两国之间发生冲突。但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在亚洲地区愈发自信,扩充军力,并将触角伸向欧洲和非洲。特朗普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又让美国无力打造一个对美国友好的地区贸易和管理框架。

报道说,为了应对美中关系的新挑战,拜登可能别无选择,只能采取与特朗普类似的方式与习近平打交道,一方面突出自己与习近平之间的个人关系,同时采取强硬的对华政策,在贸易、人权和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等议题上与中国抗衡。

两人都认为,美中关系十分重要。拜登2015年对到访的习近平说,“未来五十年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中两国如何驾驭彼此之间的关系”。

特朗普2017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对习近平说,“我们的肩头都负有伟大的责任”。

媒体:在香港的六四纪念馆重开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称面对更多滋扰

RFA 2019-04-26

六四纪念馆重开1
2019年4月26日,六四纪念馆正式于旺角一幢商业大厦重开。(李弘音 摄)

六四纪念馆重开2
2019年4月26日,有约30名示威人士到大厦外批评展馆扰民,并指纪念馆的装修建筑有安全隐忧。(李弘音 摄)

hk-memorial3
2019年4月26日,纪念馆展出六四事件遇难者的遗物,例如头盔及子弹壳。(李弘音 摄)

hk-memorial4
2019年4月26日,纪念馆内设有一个电子屏幕,显示六四事件距今的日数。(李弘音 摄)

六四纪念馆重开3
2019年4月26日,开馆约30分钟后,就有消防员接报到场检查,指疑有气体泄漏。(李弘音 摄)

暂停开放两年多的香港「六四纪念馆」,终在周五(26日)正式重开,纪念在八九民运中的遇难者。当天展馆内外挤得水泄不通。除继续有示威人士到场批评展馆扰民外,更有消防员接到报告,到场调查疑有气体泄漏的投诉。部份业主及租户认为,大厦增加了不少事端,他们的生活受到滋扰。支联会表示,已准备好面对未来进一步的干扰。(李弘音 报道)

「六四纪念馆」正式重开,今次展馆主题为「记忆。公义。希望」。展馆面积只有约1100尺,有40件展品,当中包括「六四」遇难者和幸存者的物品,例如由「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和徐珏捐出遇难儿子王楠和吴向东的遗物,染血的头盔、子弹壳和集会照片。另外亦有本月在海外离世的幸存者张健,因被解放军打中而留于腿内的一截子弹等。支联会表示,首日有80人次参观。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指,选择周五(26日)开馆,是因为30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使学生和政府严重对立,最终引爆六四事件,所以他们要展示对保障历史真相的信念和决心。另外,何俊仁又指不估计六四晚会有多少人出席纪念活动,但相信会比以往更好。

何俊仁说:最重要的目的是要保存真相,继续向当权者讲真话。整个馆的设计有3个重要主题,第一是记忆,我们是绝对不会遗忘,只有真实的记忆才有尊重历史,再有未来的希望。第二部份是公义,我们会继续追求公义、责任的承担。第三,未来(亦即希望),只有从历史中学习,我们才有美好的将来。

支联会早前亦称,展馆装潢期间被人破门而入,恶意破坏馆内设施,何俊仁相信是有政治动机,目的是令纪念馆延迟开放。另外,亦多次有示威团体到大厦外示威,对大厦业主造成困扰。何俊仁表示已准备好面对滋扰,而现场亦已加装闭路电视和铁闸,加强保安,并指已事先和其他租户沟通,并会让大厦其他使用者优先使用电梯等设施,希望把阻碍减至最低。

开馆后约半小时,突然有多名消防员接报到场,指怀疑展馆内有气体泄漏。惟消防员用仪器测量后并无发现,逗留约15分钟便离去。

市民张荣辉专程到展馆参观。他指自己有参与当年89民运,希望透过自己微小的行动,薪火相传。他认为展馆系象征标志,让年青人、外国人多了解。

张荣辉说:我觉得自己要对所相信的去负责,所以我都尽量抽时间来。30年前的我带学生去游行,现在他们长大了,成家立室,我也会告知他们展馆开幕,他们想的就可以带子女到来,看法未必相同,但至少有机会,我认为展馆的意义就在这里。

同日,建制组织「同心护港」约30多人到大厦外示威,批评展馆扰民、并指其装修建筑有安全隐忧。

口号:六四展馆!误导市民!

报称是街坊的吴先生称,其母亲的朋友于该大厦拥有三个物业,他向记者展示一封信件副本,内容是关于展馆的工程装潢负责人作实名举报,表示展馆的电力系统存在安全隐忧,要求更换电线部份,但遭展馆的负责人阻止。及后,展馆另雇电工。

吴先生说:帮他们装潢的负责人,指总电制之前受到破坏,需要更换,但他们不换。因为这幢大厦已经50年楼龄,装潢师父那天经过时亦指很危险。如果你今天这么坚持开馆,而事前这么少事亦处理不好,那开馆后若继续影响到其他人,他们又会不会处理呢?我们就有保留。

何俊仁指不会回应不明来历的信件,但认为他们有权表达意见。他续指,已交由专业人士打理,绝对放心会通过安全条例。而副主席蔡耀昌则解释,因电力系统的承办商工作质素有问题,所以4月初已与该承办商解约。

大厦租户陈小姐对本台表示很困扰。她明白今天是开幕礼所以会较多人,但要再看情况再决定是否要投诉。她认为参观没有问题,但担心有人到访的用意是要破坏。

陈小姐说:我觉得不要打扰我们。如果这么多人,很烦扰我们,我怕(他们),都很冲动。报了漏媒气已经很严重,报甚么漏媒气?我们根本没有媒气。

支联会原于尖沙咀设立永久性质的「六四纪念馆」,但被指违反大厦公契,故营运仅约两年多,便被逼于2016年7月闭馆。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守护记忆

日期 26.04.2019

作者 黄颖

今年是八九年北京天安门六四民主运动30周年。由香港支联会筹办的六四纪念馆闭馆两年多后, 426日如期重开。主办者表示,重开纪念馆是要守护真相、争取历史公义、并能把良知薪火相传。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守护记忆1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纪念馆” 本周五重开,选址在旺角一座商厦,建馆期间曾遭多个团体反对,开幕前有近20名自称街坊的示威者,到纪念馆楼下抗议,质疑纪念馆内电力系统有安全隐患。正式开馆后一小时内,有消防员接报怀疑大厦有气体泄漏而上门调查。4月初装修期间,纪念馆曾被人闯入破坏,插座和总电掣箱被淋盐水。

4月26日重开纪念当年民主运动的重要节点

香港支联会 (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副主席蔡耀昌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选择 4月26日重开六四纪念馆,是因为在30年前的北京,《人民日报》发表《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由于这个定性,掀起了学生大规模的抗争及絶食运动;当局态度持续强硬,终于演化成为一场全民争取的民主运动。最后官方选择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施以军队镇压,因而出现”六四屠杀”事件。蔡耀昌指出,4月26日是整个北京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此支联会选择在这天重新开设纪念馆,希望把这一段重要的历史,展示给香港及国际社会。

蔡耀昌表示,新”六四纪念馆”和位于尖沙咀的旧馆在面积上都同样在1000平方尺左右。今次新馆特别找了一位才23岁的年青人来做设计,希望从年青人的角度出发,选出这一段历史的最重要片段,从而展现给观众。年轻策展人用了64张黑白相片重现八九年北京学生反贪腐、反官倒、争民主的运动过程。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守护记忆2

展出40件六四死难者和幸存者证物

此外,新纪念馆入口设有 “六四定时器”,展示”六四”屠杀距今时间;蔡耀昌表示,虽然不想回忆,但人民不会忘记。馆内一共摆放了40件展品,展出”六四”死难者和幸存者证物,包括由两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和徐珏捐出遇难儿子王楠和吴向东的遗物,分别是染血了的头盔、子弹壳和集会照片。而馆内亦展出刚于周三逝世、终年48岁的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张健于六四当晚被解放军打中大腿骨的子弹。

此外,新馆内亦增了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让参观者在民运歌声中恍如置身”六四”烛光集会现场。

蔡耀昌指出,纪念馆有三个主题 :”记忆、公义、希望”,表达的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愿景,除了不遗忘历史,还要争取公义,包括追究八九民运屠城责任的公义,亦要争取真正民主的中国。蔡耀昌强调,相信目前的道路仍很曲折,但是深信公义必会到临,他们仍然抱有希望。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守护记忆3

蔡耀昌表示,纪念馆欢迎任何年龄丶背景、包括香港以及海外人士参观。年轻一代观众他们特别重视,因为八九民运时他们还未出生丶不能从自己亲身的经历去了解这段历史。蔡强调,他深信”六四事件”与香港包括年青新一代有紧密关系,因为”六四”所引伸的专制问题,仍然影响着今日的香港。蔡认为年青人若参观”六四纪念馆”,相信会得到一些新的启示。

一九八九年,蔡耀昌还是一名大学生及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一名核心成员。当年4、5月期间,当国内的学生已展开运动的火幔,他在香港组织学生参加游行声援北京学生。在6月3日当晚,他跟学联成员在学联会所彻夜没睡,整晚盯着电视的最新报导,以及频频电话联络已赴北京现场支持的同学。对整个六四镇压,到现在还是很深刻。由此,”我立志穷一生精力去推动中国民主运动,这是我毕身的奋斗目标。”由八九年组织学生游行、及后成为学联秘书长争取”平反六四”丶二十多年参予支联会工作、十年前起成为支联会副主席….三十年来,”六四”的活动丶烛光晚会以至六四纪念馆的筹建,蔡耀昌都从没缺席。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守护记忆4

运三十载 香港六四纪念馆重新开馆

为了不忘却

筹办该纪念馆的香港支联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个纪念馆的存在“非常重要”,这是在告诉北京,香港人没有忘却那段历史。

“六四”传承薪火相传

面于昔日共同支持”六四”运动、今天却全然变了脸的一些政要及议员,蔡耀昌对德国之声坦言,感到非常可惜、伤感及遗憾。他表示,八九年”六四”是香港一个全民运动,当时包括亲中的左派、建制人士都支持八九民运,一起谴责”六四”的镇压,”无奈有些人因为利益的关系而转变”。最令他感到可耻的是,这些变脸不单是态度上的改变,他们甚至扭曲事实,因而感到失望;然而,另一方面,蔡重申看到许多香港人其实没忘记历史,大家透过各种方法,包括参加”六四”集会丶烛光晚会丶甚至用宣传教育下一代,这一种传承,能薪火相传,使”六四”历史不被遗忘。

蔡耀昌表示,”六四纪念馆”永久馆址原本位于九龙尖沙咀,于2014年设立, 但不断遭受大厦业主立案法团的诉讼缠扰,以及管理处经常滋扰参观者,加上纪念馆受面积所限,于2016年,经支联会出售物业,另觅更大面积地方重建纪念馆。蔡指出,今次纪念馆重开比5年前更艰巨,除了多次有团体到大厦反对纪念馆重开,声称纪念馆涉违反大厦公契,4月初展馆又被人破门而入损毁,至今仍未有人被捕。蔡表示,他们面对的似乎是一个国家级的攻击,他们只能够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要小心应对;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坚定信念及步伐,无论如何困难也不会退缩。

 

库德洛:强劲的美国经济为与中国谈判提供筹码

2019年4月27日 07:12
美国之音

库德洛:强劲的美国经济为与中国谈判提供筹码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

华盛顿 —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周五表示,在美中试图达成一项贸易谈判之际,美国强劲的经济势头使其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占据上风。

“中国经济正在下滑,而且已经下滑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正如我所说,美国经济正处于繁荣周期,看不到尽头,”库德洛告诉CNBC说。“所以我们相信,可以说,这确实给了我们一些筹码。”

今日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表示,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2%,超出华尔街2.5%的经济增长预期,是自2015年以来经济最好的开局。

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正试图结束始于去年的贸易战,美中谈判代表将于下星期在北京继续贸易谈判。两国已经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给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造成了损害。

库德洛表示,谈判“取得进展”是“相当不错的,但我想-我认为总统会同意这一点-他们比我们更需要一个好的协议。但我们希望达成一项对两国都有利,并能促进两国经济增长的协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日在白宫表示,美中贸易谈判进展非常顺利。他一天前曾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将到访美国。

目前两国谈判的核心包括如何处理已加征的关税。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一直在推动取消加征的关税。美国则要求中国进行重大改革,结束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的现象。